您好,欢迎光临牛宝宝餐饮品牌官方网站

传奇:王思聪创业失败,他却因为一个女人而成功了

2019-12-20   606

       这世上有很多事情说不清楚,就像刘铭,一个30岁的年轻男子,一家贸易公司的核心骨干,自诩为对女人很了解,又有足够驾驭社会的能力,被同事和朋友十分看好。但仅仅由于对浪漫爱情的渴望或者说对一个女人的过于信任,就坠入爱河不能自拔……

这是刘铭第一次真情投入的爱情,说真爱,是因为以前的几次恋爱都带有玩的性质,他既没有好好体味,也没有真情对待对方,好像就是一种需要,也许是性的需要,也许是陪伴的需要,或者仅仅因为像他这样的小伙子身边,应该需要一个美女朋友。

她叫任艳,是一个业余模特,身高170,颜值和身材都是刘铭内心特别喜欢的。他们在一个酒吧里相识,并一见钟情,然后就火速同居,开始了令人羡慕的同居式恋爱生活。三年来,他为她几乎花完了自己所有的积蓄,一会给她买包,一会为她买时装,还不断地给她的父母家里寄钱……

刘铭觉得自己渴望的生活就是这样的,他已经想好了今年春节一定带她回家让父母看看,然后开始谈婚论嫁。30岁了,俗话说30而立,父母也一直在催着他,在遇到她以前,刘铭从未想过截结婚两个字,但现在他结婚的念头很强烈。想到要带她回家见自己的父母,刘铭心中莫名有了点幸福的感觉……

可有一天,一向温柔对他的她,突然脸色有点铁青地对他说:我们不合适,还是分开吧……这个时候他才如梦初醒,回忆起三年来的点点滴滴,感觉到了自己的幼稚和可笑。因为她对他说过多次,她想买辆车,还看中了一个卡地亚的手镯,可他已经囊中羞涩,哪拿得出这么多钱呀?

刘铭依稀感觉到任艳曾多次提到过她的一个闺蜜,闺蜜找了一个大款男朋友,又是送车又是送鸽子蛋的,任艳特别羡慕。刘铭当时没在意,但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虽然跟她生活了三年,其实对她一点也不了解。任艳想过的是一种富太太的生活,而这样的生活,按刘铭现在的收入水平是提供不了的。

刘铭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男人,对于任艳的变故虽然有过征兆,但沉湎于美色的刘铭丝毫也没有意识,直到最后的摊牌,刘铭只得接受现实,漠然地看着任艳收拾好自己的衣物,然后走出这个家——刘铭在贵阳租住的单身公寓,刘铭又成了一个单身男人。

与任艳的情感变故,让刘铭认识到了一个本质问题:男人,必须要有钱!否则,所有的爱情,都是不切实际的梦想。刘铭再也无心留在原公司工作了,一个月10000左右的薪水,在以前,刘铭很满足,但现在,即便给他2万一个月他也嫌少,因为他想要成为有钱人,而不是一个打工者!

与任艳的恋情结束后,刘铭就离职了,然后自去了一趟四川,说是旅游,其实就是想散散心,排遣心中的郁闷。他去爬了峨眉山,也去看了乐山大佛,最后到成都去看了古色古香的宽窄巷子,然后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成都的街上闲逛,享受无处不在的麻将声和随处缥缈的麻辣火锅香味……

那天晚上已经快10点了,很多店铺已经在打烊了,刘铭走到一家叫牛宝贝的养生黄牛肉餐厅门口停下了。他觉得最近自己心累身体也累,该吃点牛肉补补了。遂问门口的女服务员还营业吗?服务员马上笑脸相迎:营业的,请——!

这位女服务员把他带到了一个靠窗的两人座位:先生是第一次来我们店就餐吗?带有四川口音的服务员微笑着问刘铭,刘铭点了点头。那好,服务员温柔的说,我们是成都特色的牛肉鲜锅,先生一个人,我建议您先点半斤牛肉,我们给您配一个小鲜锅。

刘铭忽然感觉这个服务员很暖心,遂对这家餐厅有了好感。服务员带着点菜单去了厨房。很快,另一个服务员给他端来了一小碗银耳羹:先生,这是我们店送的甜点,您这个时候来吃饭一定饿了,先吃点甜品垫垫……

刘铭确实饿了,所以才进来吃饭,没想到这家餐厅竟然对他这个外乡人这么热心,这真令他有点受宠若惊。遂边吃边打量着这家餐厅,发现这家有10几张桌子的火锅餐厅,仅有他一个顾客,店内冷冷清清的,他看了看手表才发现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。

他向站在他不远处的一个女服务员招手,服务员过来温和地问,先生有什么需要吗?哦,刘铭说,你们几点关门?服务员说10点半。那我……哦,服务员好像知道刘铭要说什么“我们虽然有时间,但如果有顾客,哪怕只有一个顾客,也必须正常营业接待……”刘铭心里又多了一丝暖意。

这时,一开始迎接他进店的服务员搬上来一个黑色紫砂锅,她熟练地点燃桌上的炉火,然后对刘铭说:先生您好,这是我们的招牌清汤鲜锅——请看:海鲜菇防癌,杏鲍菇低脂肪,香菇氨基酸高、枸杞是养肝明目的、红枣是补血和元气的,而苹果是抗氧化的,与提高免疫力的虫草花合成纯粹的植物营养……

见刘铭很认真地在听,她又用一双长筷子指着砂锅里的菜说:芹菜呢是促进食欲的;香菜有促进消化功能;番茄是提鲜味的,而椒姜葱蒜等彼此鲜香互融,形成一锅色香味俱佳的自然养生鲜汤……

过了一会,锅里的汤翻滚了,服务员过来对刘铭说:“我现在给你下牛肉”。她只见她一手握一双长筷子,右手将盘子向砂锅倾斜,然后往汤锅里轻轻拨牛肉……

这是源自内蒙黄牛身上的板腱肉,一头牛只有10来斤哦!牛肉呢经过剔油、剔筋、去腥、制嫩等9道工艺+18味鲜香大料酱制好的。放入锅内煮8分钟捞起来切割成一小块,然后蘸酱吃,味道特别鲜嫩……

刘铭这才发现桌子的盘子上摆放了西餐刀和西餐叉,同时又看着砂锅里正煮着的牛肉,这时候服务员好听的声音又响起:

“牛肉有补中益气、滋养脾胃、强健筋骨、化痰息风、止渴止涎的功能。同时牛肉中有丰富的肌氨酸,常吃牛肉就会增强体能。先生来四川旅游一定累了,吃完我们的牛肉,晚上好好睡一觉,明天起来一定精力充沛浑身是劲……

然后她帮刘铭舀了一小碗热气腾腾的汤:吃牛肉之前,您先来一小碗汤品尝一下,感觉怎么样?在服务员的引导下,刘铭果真轻轻的喝了一小口,发现确实很鲜美。

鲜美的养生汤,使得刘铭对锅里的牛肉也更加期待起来,因为他长这么大去过无数的餐厅,但今天这家餐厅的服务让他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新鲜感、专业感和享受感,甚至把他多日来郁积在内心的苦闷之情也驱散了。当服务员说,牛肉可以吃了的时候,他立马捞起一块,蘸了点酱料就直接往口里送……

刘铭几乎是一口气将半斤牛肉全部吃光,又喝了不少汤,感觉今天的晚餐吃的特别舒服。随后不解地问服务员,这么好的餐厅怎么没生意呢?谁知服务员却说,哪里呀,我们平时都要排队的,今天要不是你进来我们都下班了呀!要不,您明天中午可以过来我们店里看看,生意究竟如何……

第二天中午,刘铭果真再次来到这家餐厅,一想来验证一下昨天服务员的介绍,二是昨晚吃的很过瘾,想再次品尝一下这种新鲜的牛肉吃法,却发现餐厅真的座无虚席,门口已经有五六个人在排队了。

如果能在贵阳开家这样的餐厅,那岂不是大赚特赚了?刘铭为自己的大胆想法感到吃惊,他确实一直在思考下一步到底做什么,打工是不愿意了,但做生意他也不会,所以才借旅游散心,但这家叫牛宝贝的牛肉鲜锅餐厅,却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。

他找到里面的服务员,发现不是昨天晚上的那一班,但这个服务员同样非常热情,回答了他的疑问,并告诉他,他们这家是公司的直营店,在四川和云南等地有30多家连锁加盟店,招牌上有总部的加盟电话……。

2016年4月,刘铭用自己的四张信用卡透支了40万元,又从父母那里借来20多万,在贵阳开出了第一家牛宝贝鲜锅餐厅,由于生意火爆,半年左右就把全部投资收了回来。他又用这些钱又在贵阳的另一美食街开了第二家牛宝贝餐厅,生意同样火爆。这下刘铭发了!

2018年年底,已经拥有三家牛宝贝加盟餐厅的刘铭,在贵阳高档社区买了一栋150平的大房子,又从4S店开回了一辆他仰慕已久的路虎揽胜,而他的牛宝贝牛肉鲜锅餐厅也成了贵阳餐饮市场的一面旗帜,在朋友眼中,刘铭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男人。

那一天,他的手机收到一条陌生人的短信息。

“最近好吗?”

“你是谁?”他回信道

“艳儿……”刘铭内心突然涌起一股酸酸的温情,这是他当初称呼任艳的昵称,因为愤怒,他在于她结束后全部删除了她的电话和微信,时隔三年,她竟然又幽灵一样的出现了。

“哦……你好吗?”他还是礼貌地问候她

“不好……你有空吗?我想见你……”

“好,下午2点,解放路星巴克”

“嗯……”

下午两点,刘铭准时驱车抵达星巴克,在一个安静的角落,刘铭看到了三年多未见的任艳,虽然还是那么漂亮,但明显感觉有了点憔悴感。

“听说你这几年干的不错”任艳微笑着说,但表情有点尴尬。

“托你的福,否则我还在宏远打工呢……”宏远是刘铭原来工作的公司。虽然不乏揶揄,但刘铭说的也是实话,要不是任艳的绝情,也许真的不会有自己的今天。

“是你有能耐……”任艳叹了一口气。

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,很明显,彼此很生分,一点也看不出,三年前他们曾是一对非常恩爱的恋人。

任艳与刘铭分手以后与一个富二代好上了,还为他留了一次产,但没想那个男人同时有很多个女朋友,就是一个纨绔子弟,没过多久就把她甩了。而模特这个职业吃的是青春饭,28岁的任艳显然没有优势可言,她只能沦落到一家企业做行政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刘铭再次见到任艳竟然一点也恨不起来,听完她的故事内心也只有对她的同情,没有一丝一毫的亲近感。他知道他对她的爱早在三年前就结束了,他是一个拿得起也放得下的男人,尤其是经过那次变故后,刘铭对男女之间的情感看淡了许多,他成熟了。

任艳提出了重新和好的想法,但遭到了刘铭的婉言拒绝,不是因为对过去的耿耿于怀,而是他已经有了结婚对象了。他在加盟牛宝贝的第二年,就有了一位非常能干的美女店长,而现在这位美女店长已经成为他的左右手。刘铭已经向她求婚,并得到了她的真爱。

“如果经济上有困难,可以找我”,刘铭非常真诚地对任艳说“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!”

“诺,这是一张钻石卡,无论什么时候去我餐厅消费可以免单”刘铭将一张精致的VIP卡放桌上,推到任艳面前。

“谢谢,我用不着……”任艳眼里噙满了泪水,有内疚更有羞愤。她对刘铭说了声再见,就起身走出了咖啡馆。

刘铭一直目视着她的背影,就像当初她拿着自己的衣物,从他的出租屋离开,渐渐地消失在他的视线里……